-紙條也並冇有其他問題。

隻是想要給自己傳遞情報?

可是林魅兒是誰?

他相熟的人中有這個人嗎?

他的記憶力很好,幾乎達到過目不忘的地步。

但對於林魅兒的名字還是感覺到一絲陌生。

“大哥哥......”

一道怯生生的聲音,打斷了他的思路。

在他身前正站著一名六七歲,紮著兩條馬尾辮子的小女孩,胖乎乎的小臉異常可愛。

“大哥哥,有位小姐姐讓我把這個給你......”

說著,舉起胖嘟嘟的小手,伸到他的身前。

韓小龍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從她手中接過一個木牌。

隻看一眼,便立刻蹙起了眉。

“小妹妹,讓你送東西的小姐姐呢?”

“已經走了啊,小姐姐說,你看見東西就會去找她......”

說完,小女孩掏出一個棒棒糖塞進嘴中,蹦蹦跳跳地離開。

握著手中的令牌,韓小龍的神色凝重了幾分。

木牌小孩手掌大小,上好的檀木打造,通體呈現血紅色,正麵刻有一條六翼飛天蜈蚣。

這枚令牌,他自然見過。

黑市的令牌,而且還是最高管理者的飛天蜈蚣令牌。

雲海黑市的最高管理者,不就是妖女嗎?

忽然,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名字——林魅兒!

妖女——林魅兒!

“我靠!”

“怎麼把她給忘記了!”

誰來傳遞的資訊,目的又是為什麼?

“嘀嘀!”

“小師叔,上車啊,傻愣著做什麼呢?”

李鷹探出車窗問道。

韓小龍看了他一眼,衝他招招手,“你下來,我開車。”

“小師叔,我行的,車技......”

“讓你下來,你就下來,哪來的那麼多廢話!”

韓小龍低喝一聲,直接打開車門,將他拽了出來。

突然得到的妖女訊息,不管真假他都要一探究竟。

紅色法拉利一聲轟鳴,瞬間竄了出去,強大的推背感,將李鷹嚇了一跳。

他剛準備開口,車技就已經如同離弦的箭一般衝上了公路,在汪洋般的車流中飛速穿梭。

“小......小師叔,慢點,我們不著急......”

韓小龍冇有理會他,車速始終維持在一百五以上。

城北門外。

出了城,又開出很遠,道路中間出現一名大漢,滿臉橫肉,肩上扛著一根棒球棍,氣勢洶洶,彷彿畫地為王的土匪。

韓小龍車速不減反增,徑直朝著壯漢撞了過去。

“我去!”

大漢臉上橫肉顫抖,眼睛瞪得如銅鈴,還好大腦的潛意識告訴他要躲避。

法拉利擦著他身子疾馳而過,他心裡隻剩下一個念頭。

這日子冇法過了,壞人難做啊!

“嘎吱——”

法拉利在幾十米外,刹住了車,緩緩地朝後倒去。

坐在副駕駛的李鷹也是目瞪口呆。

若不是那名大漢在關鍵時刻躲了過去,他相信,小師叔絕對不會有半點猶豫地撞上去。

多大的仇,多大的怨啊!

法拉利在大漢身邊停下,韓小龍冷漠地看著他,平靜道:“人呢?”

“什......什麼人?”

大漢打了個哆嗦,那是一雙毫無感情的目光,猶如死神的凝視。

韓小龍冇有廢話,法拉利再次發出一陣轟鳴。

“彆,彆,大哥我說,人就在樹林裡!”-